主页 > 知识 > 文章列表

会猎:天使投资的群狼效应

发布日期:2022-01-13 20:31   来源:未知   阅读:

  这是一个人人可为天使的时代,一些海归投资精英将猎场瞄准中小企业,他们联盟抱团,形成强大的攻守同盟,他们广种薄收,要从投资大鳄手中抢一杯羹,他们对行业产生了深远影响,也对投资大鳄形成了观念上的现实冲击。于是,在天使投资界,出现了狮王与群狼共舞的奇特局面。这些投资精英们,谈天论道,品酒言欢,或聚或散,他们以专业的投资精神,引领着创业者走出人生的瓶颈。金融沧海,适者生存,谁又能成为他们口中的猎物,青睐的伙伴?

  9月1日,深圳网谷咖啡厅,下午两点不到,马耀光便带着他从硅谷拉来的创业团队项目路演。这是一个小型空气传感器项目,项目负责人艾伦一大早便与马耀光一次次地预演PPT,希望在路演中能寻找到感兴趣的合作伙伴。进入咖啡厅,艾伦一身黑色西装,领带打得像模像样,马耀光衣着却相对随意,在介绍来宾时,马耀光开玩笑说:“今天我做艾伦的翻译,他是主角,希望大家都关注他带来的项目。”

  “想过在雾霾严重的室内随身携带笨重的空气监测装置么?来自硅谷的艾伦团队提供了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一个能用于可穿戴设备的小型空气检测传感器,它可以检测空气中可能存在的多种有害气体。”不久前,艾伦刚刚荣获黑马大赛新材料硅谷比赛冠军,很快将参加黑马大赛决赛。艾伦打算在6个月内将这款传感器投入生产,这次马耀光带他来深圳路演,便是拉近项目团队与中国投资人之间的关系。

  项目路演中,艾伦的表情有些羞涩,但并不影响他的逻辑思维和语言表达,虽然一直从事市场推广,他的身上却没有一些“市场客”常见的江湖老油子习气。马耀光在他旁边,二人一唱一和,将场面气氛带入热烈而严谨的气氛。台下的天使投资人,不时地追问着项目的一些细节,从自己理解的角度对项目提出咨询和质疑。场面上,活动组织者深圳有模有样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陈维伟不时招呼着来客,他的活动多借用一些不大的场子,比如一家咖啡厅,将众人聚合起来,日积月累,水滴石穿,他的天使投资也越做越活,人脉圈子也越滚越大。

  蓝色的海洋,火热的心,“蓝天使”穿梭于中美两地,要把硅谷的项目带来中国,让中国的天使人走出去,他要做敢于吃螃蟹的投资人,在抱团与竞争中共赢。

  马耀光是陈维伟拉来的著名投资人。1998年,他去了美国,怀揣着一份成就大业的梦想在异域闯荡。经过十余年的创业,他从高手如林的硅谷创业团队中分到一杯羹,做上了硅谷航海计划创业导师。艾伦的团队,便是他在今年3月份在硅谷的以此路演活动中发现。“我们都知道中国的雾霾状况十分严重,艾伦的项目深深地吸引了我,我看好他的创业模式,对他们公司注入了特别的关注。”

  马耀光在中美两地间来回奔忙,他要做的事情,便是帮助中国企业在美国走向成功,同时也帮助美国企业来中国发展。这一切,得益于近年来他跻身于天使投资行业。

  谈到艾伦的项目,马耀光承认,项目目前还处于研发阶段,不过他强调说,天使投资是最早期的投资,风险极大,但乐趣也在其中,回报自然丰厚。艾伦的团队来中国,马耀光是领投人,他还要代表这个团队在融资和其他方面协调好关系。“国内会有一些企业对项目感兴趣,由我们再来帮助艾伦他们协调整个投资过程。”

  与陈维伟的交往,始于天使投资群的以此线下活动,从认识到生意往来、项目共享,最后成为私交深密的朋友,马耀光认为天使投资已经告别了过去的单人独闯天下的时期,迎来共享共投的抱团时代。“我发现好的项目就会推荐给陈维伟,我们各式各样的天使投资会每个月都有交流,现在网络这么强大,每天都有信息发布,有兴趣的人会与我们主动联系。”言谈中,马耀光的合作伙伴,津梁创业创始人谢宏中不时地提醒,美国一个两百万的项目需要两人共同商议。

  中国诞生第一个天使投资人的时间不超过十年,真正意义上的蓬勃发展,还是过去三四年的事情。与发展兴起于上世纪30年代的美国相比,中国的天使投资显得十分稚嫩。“与美国32万人的庞大规模相比,中国的天使投资人不超过两千,还处于刚刚起步的婴儿时代,不过,正是这样的差距,也为中国带来极富想象的发展空间。与上世纪30年代的美国相比,中国的经济规模和市场空间更大,十万、二十万的天使投资人需求太正常不过了。”敢于承受风险,毅然投身这个行业,马耀光并非凭一时冲动仓促决定,他看好这个行业,也看好自己,以及他的天使联盟团队。

  往来于两个大陆之间,马耀光发现,两地的创业团队有着不小的差距。美国的团队倾向于讲真话,这得益于他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反观中国,信用制度的建设还不是十分完善,一个早期的创业团队要得到天使投资的信任很不容易,谁也不愿意投资一个自己都不相信的团队。而美国的天使投资人可以很轻松地相信创业者的话,只要有料,他们的团队拿到投资并不困难。与艾伦相处这段时间,马耀光便发现他是个讲话坦诚的人,诚实到了是什么就说什么的地步。在这一点上,马耀光看准了艾伦,“他很直率,也很可爱。”在于艾伦的交流中,记者也发现他的性格有着腼腆与开放的双面组合,做事认真,话语严谨,是艾伦给人的第一印象,这恐怕也是马耀光被他吸引的性格特征。对于天使投资人来说,除了项目,背后最关键的就是创业团队,他们的性格和做人做事的态度,直接决定了投资人的愿不愿意继续合作。

  介绍完艾伦的项目,马耀光向在座的同道表达了合作意向,希望有看好项目的投资人能联合投资,发挥中小天使投资人资金小而灵活的优势,积小成多,同时也能有效降低投资风险。毕竟,船小好掉头。

  在美国待了十几年,马耀光做的最有意义的事,便是把美国制度上的优点、好的做法和好的团队带到中国来,做一个国际天使投资人。“我的做法就是把美国优秀的创业团队介绍到中国来,告诉他们不管中国的投资人投不投,我作为国际天使是愿意投的。”马耀光这样做,就是要让大家放心,他所选择的创业团队是可以放心的。不过,投资都有风险,抱团投资被他视为早期投资分担风险最好的办法。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风险共担,总比单个人去冒险风险系数低得多。“这是以不同的拥有资源的投资人共同帮助项目成长的一种合作模式。”马耀光以安利为例,这个产品不仅是美国的,它也可以适合中国市场,有眼光的投资人能够很快分享这个产品进入中国市场早期的高增长。这就是投资人的潜在收获,合投模式便是早期天使投资介入时分担风险的良方。

  “合投可以避免失误,大家相互帮忙。合投对于项目早期投资来说是最好的,也是比较科学的方式,除非你是超级天使,手头上有很多资金,可以一个人玩这个游戏,否则将面临极大的风险。中小天使投资人的资金不是特别充足,大家合在一起,像筷子原理一样,一把筷子的力量远远大过一根筷子”。马耀光将合投模式形象地称为筷子天使投资。

  抱团,出海,合投,已经称为马耀光的投资理念,“今天我们把硅谷的团队介绍给中国天使投资人,我们大家一起投,希望国内的天使们要敢于吃螃蟹,跟着我这个在美国生活过的天使投资人一起投资,他们就出海了,否则,他始终只是国内投资者。”马耀光喜欢尝试,把风险投资引入海外便是他的兴趣所在。

  投资界,不仅要抱团合力,也要学会借力。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是马耀光的顾问。这些人身上的光环耀眼,让人很难看清他们,也更难走近他们。作为青年天使投资人,马耀光希望能学习老一辈投资人身上的闪光点,不过,投资界每一天都会产生出新的想法和新的商业模式,老一代的思维模式并非能够时时跟得上、玩得转。在天使投资界,也不是年纪越大越好。尤其是到了互联网时代,“一定要跟上90后,要跟90后做朋友,要了解他们的生活方式,才可能投到更好的项目。”马耀光坦言,90后是他目前最为关注的群体,而这个群体,往往是颠覆的一代,天使人与他们的距离和鸿沟必须通过最深刻的理解和交流才能缩小并填平。

  一个行业,互相帮助,共赢共存才是常态。中国市场最大的特点便是规模巨大,潜力无穷,就目前这两三千个天使人投资人来说,扩大到十万的规模,形成于美国“全民天使”的氛围,对满怀憧憬的天使人来说,确实是不小的诱惑,而另一方面,太多的创业团队融不到资,这个蛋糕也足以着吸引无数企业家转型做天使投资人。

  看到这一趋势,马耀光和他的合作伙伴联合发起蓝天使会,他任共同主席。“联合是大趋势,天使投资界应该共赢。”马耀光认为,天使投资界不存在恶性竞争,但不排除良性竞争的存在。“任何行业都一样,不存在没有竞争的行业。这对创业团队无疑是好事。如果将创业团队看做买方市场,天使投资人便是卖方市场,卖方市场规模越大,竞争格局越优,创业者们得到的利益自然更多。不仅天使投资人可以选择创业团队,创业团队也可以选择天使投资人,天使之间相互竞争的不是钱,而是能给创业团队带来什么样的价值。“就好像男女谈朋友一样,有太多的女孩子你可以找,男孩子之间自然形成一种无形的相互竞争。对女孩子来说,适合她们的男朋友才是最好的,而男孩子也有很多女孩子可以选择。”马耀光经常用男女处关系来比喻创业者和投资人之间的关系。

  在竞争中优胜劣汰,成功的投资不仅是钱,早期投资一定是帮助团队做好骨架和架构,比如如何明确发展模式,找到赢利核心点。怎么发展公司的商业模式,关系到天使投资人他们能不能帮助到创业者。“钱只是一个绑定,它虽然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那一部分。”马耀光说。

  如今,各种大小平台的项目推介会上,众筹成了最热门的一个词,在天使投资界,抱团、众筹也成为一种时尚,当然,它不仅仅是一种时尚,它是吸纳民间资金以小博大、分散风险的最佳筹资模式,也是最接地气的一种资本运作方式,在互联网化的扁平社会结构里,有着特殊的“亲民”空间。

  深圳创业津梁平台创始人、云筹创始人谢宏中与马耀光合作投资了时尚空间的一个项目,做美容美发,他也是董建强的创业咖啡联盟成员,几人经常聚集在一起谈天论到,合作投资项目,分享投资经验。和很多投身天使的人一样,谢宏中数年前边看准了移动互联时代的创业大趋势,利用自己的职业优势,扶助创业者实现人生梦想。

  2010年,谢宏中离开曾经供职于万兴软件,与一个朋友商量,准备拿三千万元开展天使投资,投资一些有前景的产品创新型初创企业,“但是我们在寻找投资项目的过程中,发现想做早期投资的人很多,但都缺少高质量的项目来源。那些想做天使投资的人人,他们并不一定有很高的知名度,也不可能每个人都为了几百万元千把万元的投资意向而到处传播或做广告,社会上没有多少创业者知道我们有这个投资的意向与能力。这让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商机,出于满足创业者和投资人的服务需求,创立了深圳津梁创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最初定位的时候,他们是打算专门为产品经理创业服务的,谢宏中还为此专门写了一篇博文《产品经理的创业宿命》。后来他们发现他们所具有的良好的产品意识和创业经验,不但可以帮到产品经理出身的创业者,更可以帮到那些产品观念比较薄弱的研发人员、市场人员出身的创业者。

  2011年11月,谢宏中创办深圳津梁创业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创业投资和融资咨询服务工作。开发了业内首个商业计划书在线向导系统,发展了上百名投资导师,定位为创新型创业者的软孵化器,区别于那些主要提供场地支持的硬孵化器,帮助早期创业者优化商业计划、完善产品设计、加强融资策划、获得创业投资,对于符合自身投资方向的项目,也直接进行投资。

  同时,他们着力打造的是“创业津梁”这个平台,创业津梁通过“商业计划书向导”、“商业计划书直通车”、“创业计划炼丹炉”、“创业导师直到迷津”、“季度路演会”、“年度创业成果展”、“创业者手拉手”等产品与服务,挖掘并提升创业项目的商业价值,从筛选分析到投资管理全程服务投资人,促进经济实力群体转型为天使投资人,完成创业者和投资人的高效对接与深度合作,打造成为华南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创业投资服务机构。

  《国语》云:津梁之上,无有难急。(津,指渡口,梁,指桥梁。津梁,意指学习与达到的途径。)“创业津梁”,本是二十年前谢宏中开办洪钟新技术咨询中心时编辑的内刊名字,至于为什么用这个名字内刊名,是受到了他的忘年交程仁卿先生的启发。程仁卿先生在解放前,是近代享誉台湾文坛的张漱菡的启蒙老师,1989年程老的学术著作《诗学津梁》在台湾商务印书馆出版,当时谢宏中刚刚结识程老,深受熏陶,就采用了这个名字。

  谈到合投,谢宏中显得兴奋异常,他将合投定义为为某种形式上的股权众筹。众所周知,传统的天使投资要做一个项目需要满足三个条件,看得懂、投得起、帮得上,天使大佬们投资以后还要合作参与项目管理。谢宏中认为,这是导致天使投资发展较为缓慢的原因。 面对数量庞杂的项目,大佬们往往分身无术,“假如今天这个空气净化项目给薛蛮子就很难做,他人在北京,为了这100万的项目深圳北京两地跑不值得,况且,这样的项目他也不一定懂。招不来大佬投资,那就合投。我们和老马就可以分工协作了”。在谢宏中看来,所谓的合投其实就是众筹,这是天使投资的最佳实践,有可能掀起中国天使投资的新热潮。

  现在,太多的光环笼罩在中国超级天使投资人身上,而美国仅仅西部就有32万天使投资人,“你数数中国有多少熟悉的天使投资人,薛蛮子、李开复、雷军、徐小平,往下再数几十个,还很轻松,再往下呢,数上百个,上千个,就没那么容易了。其实,天使投资这种事情应该经常发生在我们身边,你可以做天使,我也可以做天使,只要你对看好的项目有投资能力,有意个完整的组织结构控制项目风险,这就可以了。股权众筹就是这样一个机构。”所谓天使,用的也是自己的钱,体现个人决策的特征,只是,后期的VC、PC结合了机构投资,这与早期的天使投资存在一定的差异。

  对于股权众筹,谢宏中给出了定义:创业企业通过出售股权向公众募集多份小额资金,每个投资人只需要投入本轮融资中的一小部分,即可成为融资企业的股东。作为2014年互联网金融中最耀眼的业务,股权众筹这种创业企业融资形式,受到市场热捧,也受到了很多职场人士的高度关注。“职场人士参与股权众筹,成为创业企业的股东,不但可以享受到企业成长的红利,还可以给予项目在人脉、渠道、业务、技术等方面的帮助,参与一些专题研讨、战略分析和公司治理的工作”。股权众筹,对于职场人士,最大的吸引力便是帮助实现他们心中的创业梦。

  如今,形形色色的社交平台成为天使投资人的人脉聚合场所,在这里。在资本市场这个丛林里,这里可以把“狮子”与“群狼”聚集到一起,没事儿,喝喝咖啡,聊聊投资。

  话虽如此,陈维伟的天使团队里,也不忘将徐小平拉过来做投资顾问,甚至一起做项目分享。在天使圈子里,比较活跃的一些人都是陈维伟的会员,中国青年天使会广东分会的会长麦刚,便是陈维伟的搭档。在天使圈,麦刚有过不少成功的投资案例,皇太极煎饼果子,马佳佳的泡否科技,以及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陈维伟不希望与中国天使会、青年天使会对立,他要传播的理念很简单:人人都可以做天使。对于自己的会员,他也不会动辄收上一二十万,“这些会有一太高了入会门槛,我就收取1.2万,门槛低,好进。”

  陈维伟也一直强调天使投资要抱团,他投资的金刚猴项目,便是抱团化操作的代表。一个项目,从品牌包装到未来的资源整合,涉及到互联网推广,每个投资人要拿一点东西出来给创业团队,项目就能更快地成长。“合投的好处是每个投资人都可以拿出自己的资源支持创业者。有人认为合投可能会造成投资者之间矛盾激化,这是不存在的,对项目团队的管理,我们只是辅助角色,这主要还是团队自己的事,不存在管理所上的太大矛盾。”陈维伟不认为锦上添花会导致不同投资者会产生多大的矛盾。

  马耀光与艾伦的项目路演,便是在陈维伟的支持下组织起来的。“如果项目的资金需求大,我们就财务合投的形式我们一年里可以投资十个八个项目,把几百万分散到多个项目中去,每个投几十万。”他承认,合投是目前天使投资的趋势,这与众筹在形式上是一样的,只是众筹有个大问题,很难弄清楚每个人到底可不可信。

  陈维伟习惯于将投资会放在咖啡厅里举办,这样的氛围轻松愉悦,也更接地气。他的圈子里,马耀光和好友

  都是常客,他自己,也是创业咖啡联盟的成员。从2010年开始,创业咖啡馆业态兴起。从杭州、北京、上海、深圳,到武汉、南京、长沙、济南、郑州,创业咖啡馆从一线城市燃烧到各地省会城市。为了方便创业咖啡馆之间交流,深圳起点咖啡创始人董建强发起成立“中国创业咖啡联盟”。这一思路,董建强是受到了雷军和李儒雄创办的光谷创业咖啡的启发。光谷创业咖啡带有浓烈的天使投资性质,其常务副总经理宣洁将其比作“车库咖啡+创新工场+天使投资”的综合体,既提供办公场所,做创业孵化,又进行天使投资。光谷创业咖啡刚成立2个月,便看中了两个项目,投资总额700万人民币。

  “我们现在会和大的投资人做一些交流,中国创业咖啡联盟也在做一些创业服务峰会,邀请他们去做项目路演,他们也会在我们推介的项目里面筛选,做一些导师型的创业服务。”在交流中,董建强快速务实,他的风格对基于过往从业经验判断项目走势带来了冲击。“我们是非专业的、草根的投资人,在做项目判断的时候视野还不够,必须了解大的投资人认识和发掘项目的偏好,看中哪些要素和偏好行业等等,这样除了能了解行业趋势,还能学习他们对投资业务的理解,提升我们投资的专业度和判断力。”

  徐小平的投资风格对董建强影响深刻,并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他近期的再次思考与转型。“他一般是看人,其实对行业情况不太了解;但我觉得徐老师最重要的成功其实没有看太多的行业,这个恰恰是我们自以为熟悉行业的人最大的弊端和短视之处。”徐小平曾因一个创业不断打电话给他,在没听懂那个人在做什么的情况下因为其坚持投几百万;项目初期失败,但是徐小平依然坚持。

  董建强享受与创业者聊天,开拓眼界的过程。“他们思想非常活跃,每天接触那么多新鲜的事物和理念,我跟他们交流其实是学习和成长的过程。我在行业里面有自己的圈子人脉、经验知识,但这些是没有尽头的。”这是董建强发起“创业咖啡”项目的缘由之一,借咖啡做载体,以创业为根本,在交流与服务中提升自我,为创业者做项目、投资人及导师三种资源的整合。“每天就在里面,喝咖啡、交流碰撞思想,这是非常好的生活模式。目前我们以线下聚会为主,线年的一次创业者项目路演,董建强与网佳创投创始人唐滔、张维伟等人相遇并迅速建立关系,召集活动,分享管理与项目信息。“后来我们发现做活动的时候人很多,不做活动就没有人了,创业者依然苦闷,找不到可以交谈的对象。”因此董建强提议“人人都做天使”,“只要你一年能拿出个两万五万,你也是天使。我们提倡去掉天使投资的光环,把天使就在你身边的理念贯彻到每个人的心中。天使不一定必须投钱,跟你聊聊,把观念、时间或资源注入进取,就是天使。”董建强们的努力让天使投资泛化,低门槛化,为中小型创业者提供了更好的发展空间。

  董建强正有意识地不让自己的工科生思维、职业惯性和工作经验影响投资,“一个创业项目,项目本身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但我认为他对我的冲击是其实人比项目更重要。看人,是我未来投资需要去完善的能力。”未来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医疗、健康、教育、金融、培训、餐饮等生活服务类项目,基于物联网的可穿戴设备、智能家居、车联网项目,基于新媒体技术的创意文化产业项目都是他的投资目标。董建强对未来踌躇满志,“喝杯咖啡,顺便聊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