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职场 > 文章列表

牛气哄哄的怪才导演们

发布日期:2021-12-09 04:09   来源:未知   阅读:

  他们很多不是科班出身,却好像生来就为拍电影。他们必须学会耐得住寂寞,谁也不知道是否会有柳暗花明的那一天。

  他们从来都不会主动迎合大众,却一步步被大众理解、接受。他们越来越多地在主流电影市场上闪耀光辉,他们是。

  《观音山》的导演李玉曾在采访中表达过对金基德的喜爱:“你看看金基德的电影,创作时候爆发的那个点,才是我想要的。”

  他没有经历过一天正规的专业电影教育,他做过5年体力活,当过5年兵,他说30岁之前的生活,宁可全忘记了。从1996年的第一部影片到现在,他已经接连推出了15部影片,震惊了世界……

  相对于韩国其他导演在国内风生水起,金基德却被韩国观众所抛弃。这是一个不受本国观众喜欢的导演,或许就是因为他电影揭示的东西太过深刻,太过现实。他的每一部电影,都会引起极大的争议。

  金基德的电影,与欲望是分不开的。永恒的欲望主题,在金基德的镜头之下,以多种多样的方式展现。但不管怎样展示,都能看出人类在这个主题下既是欢愉的,也是沉重的。极其简约化,惜字如金的特点,也让金基德影片有了鲜明的特性。但对白简约,不等于影片晦涩,不好看。在金基德的镜头下,极简也是一种美丽。

  金基德在国际上的影响,却远远胜过在韩国。对于中国观众来说,他是最受欢迎的韩国导演。不管观众怎么看,电影之于金基德,就是一次次证明自己的行动。这行动,也让观众看到了一个特立独行的怪才导演。

  《漂流欲室》《野兽之都》《雏妓》《真相》《收件人不详》《坏小子》《海岸线》《春去春又来》《撒玛利亚女孩》《空房间》《弓》《时间》《呼吸》《悲梦》《鳄鱼藏尸日记》

  第83届奥斯卡颁奖结果一出,很多影迷大失所望,为《社交网络》鸣不平。认为它在艺术上的成就远远不止最佳改编剧本、最佳电影剪辑两项大奖这么简单。然而这部“非主流”式的人物传记能在奥斯卡出现,对大卫林奇来说,已经是最接近大众的时刻了。

  从《蓝丝绒》(“Blue Velvet”)的诡谲到《我心狂野》(“Wild At Heart”)的极端暴力,从《迷失的高速公路》(“Lost Highway”)的混乱到《穆赫兰道》(“Mulholland Drive”)的梦魇,大卫-林奇成为了当代美国非主流电影的代表人物,他的作品无不透射出诡异、阴郁、迷茫及黑色幽默,极具视觉冲击力的超现实效果往往令人产生心灵的震撼。“我的电影是有关困惑、黑暗的。你可以说它是真实的,也可以说它是虚无的。它不是一个梦,但也不是现实。”独特的林奇,因此人们为他专门发明了“林奇主义”(Lynchian)一词。

  《穆赫兰道》可谓是典型的“林奇式”风格:忽明忽暗的吱吱作响的电灯,神经质的叙述者,面目狰狞的神秘人,歌者已倒在舞台上却仍然嘹亮绕梁的歌声。还有着模仿黑色电影的情节:失忆的性感女人,穿着风衣墨镜的高壮白种男人,女主角更直接盗用了经典蛇蝎美人丽塔 海华丝(Rita Hayworth)的名字。此外,林奇还一如既往地故弄玄虚地运用了许多似乎别有所指、引人想入非非的小道具与角色:神秘的蓝色小盒子、、诡异的牛仔、流浪汉、皮包里的不明巨款、狂笑的老夫妇。影片虽然充斥着凶杀、车祸、鬼怪、床戏、黑色幽默等多种元素,但却不属于任何类型电影。

  2001年《穆赫兰道》问世之后,对剧情潮水般的疑问伴随着数不清的奖项向大卫 林奇涌来,但林奇在所有的访谈中仍拒绝证实任何一种对《穆赫兰道》情节逻辑或角色寓意的诠释,他只是狡猾地微笑道:“观众们被好莱坞的简单逻辑宠坏了,他们应该试着自己花点脑筋,相信自己的感觉,不要追求标准答案。”

  现在对费穆的评价为“中国现代电影的前驱”,华语电影中为数不多的电影大师。与金基德的“墙里开花墙外香”相比,费穆线多年之后。虽然费穆执导过堪称国防电影典范的《狼山喋血记》,还有梅兰芳主演的中国第一部彩色电影《生死恨》,却没有因此而大红大紫。

  即便是费穆集大成之作的《小城之春》,在当时也没什么影响。直到80年代初,才被相关电影人挖掘出来。1983年,在意大利都灵举行了一次大规模的中国电影展映活动,放映《小城之春》时,外国人惊异中国在上世纪40年代就有这么优秀的影片。

  有评论者称它为“东方电影”的经典,“体现了我们东方人对感伤经验、感伤文化的态度……迷而不乱,恨而不惘”。有评论者认为这部“诗情电影”是中国的先锋电影,这种“细腻而诗化的心理片传统”是由费穆开创的。

  影片隐隐透出的雅文化性,整体的压抑和封闭感,得益于费穆精练的电影语言和超前的电影思维。故事虽然是情节剧的重要叙事模式,叙说方法却自中国古文化传统中寻找理想。精到的人物心理刻画,恰到好处的情绪渲染和环境气氛营造,十足的中国古典美学写意风韵。

  他曾被昆汀-塔伦蒂诺(《低俗小说》的导演)尊为偶像,是日本cult电影(指某种在小圈子内被支持者喜爱及推崇的电影)的代表人物。14岁就开始玩8毫米摄影机的冢本晋也,集导演、编剧、制作、表演、摄影、灯光、剪辑、美术于一身。

  能与冢本相提并论的cult电影导演,在日本只有三池崇史。后者在今年还有《斑马人2》这样作者性强烈的电影,但纵观其近年的表现,《寿喜烧西部片》、《小双侠》、《十三刺客》等作品都是大制作的商业影片,三池等于被主流娱乐给招安了。从而,在日本能扛得起cult大旗的,就只剩下冢本晋也了。

  纵观冢本晋也的作品,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工业摇滚的影响。80年代,由于日本经济高速发展,传统价值观的崩溃,使得这一时期的年轻人躁动、狂热,这时期的年轻人身上处处体现着否定一切的无政府主义倾向,这种倾向进而演变成为对于整个工业社会的思考。

  在冢本晋也的影片之中,用一种夸张变形的手法,用一种看似极端的方式思考着现实社会。《铁男I,II》之中对于工业文明对于人性消磨;《东京铁拳》里现实生活对于人性的压抑;《六月之蛇》之中对于整个中产阶级现状的讽刺;《梦恶侦探》之中对于现代人焦虑的反映,处处体现着这种精神。这位怪胎导演,似乎不怎么在乎票房、影响以及观众的喜好,在乎的只是电影本身。

  《禁室培欲》、《异次元杀人事件》、《六月之蛇》、《双生儿》、《铁男》、《东京铁拳》等

  说起他的儿子尼克-卡萨维茨,观众可能更为熟悉。作为演员,在《帕克夫人的情人》、《变脸》、《宇航员的妻子》等影片中看到尼克的身影;作为导演,尼克则有《恋恋笔记本》、《领头狗》等佳作;作为编剧,则有《美国毒枭》、《姐姐的守护者》等作品。在天国的约翰应该感觉到骄傲,他的儿子不但有乃父之风,还与观众更为接近。

  约翰-卡萨维茨一生主演过79部电影,导演过18部电影。作为美国独立电影之父,他曾经被好莱坞给“开除过”。《影子》让好莱坞认识了卡萨维茨的才华,遂向他抛来了橄榄枝。然而在两部电影之后,由于影片的实验性风格,使他与制片商的矛盾日益剧烈。最终,好莱坞把他列入了黑名单,他又陷入了一个无片可拍的境地。卡萨维茨感觉到了好莱坞制作的局限性,直接返回纽约,自费拍摄。在成立了自己的制片公司后,卡氏相继拍摄了《面孔》、《丈夫们》、《权势下的女人》、《首演之夜》、《女煞葛洛莉》、《小心眼大阴谋》等一系列佳片。

  卡萨维茨的影片一直在围绕美国家庭内的深层次问题而展开,这是他能引起影评人关注,并成功的原因之一。他曾经说过:“在一部电影里,没有必要把人们所经验过的事情重新描述,同时,一定要描写的是丈夫与妻子的某种关系。”但他的影片大多是实验性过于强烈,还经常用非职业演员的即兴发挥,因此与大众之间,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而他最大的贡献,是在1960年代,创立了独立电影的制作模式,为之后的独立电影发展,起着先锋带头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