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生活 > 文章列表

紫阳街的麦油脂

发布日期:2021-11-13 02:25   来源:未知   阅读:

  台州小吃确有些特点,第一次吃的有食饼筒,是用煎饼包了鸡蛋、蔬菜、粉条等卷成一个筒,有点像北方的卷春饼,但又不全像。而在临海还有一种外观与此相似但制作的方法和配料大不一样的叫麦油脂的食物,是临海立夏(临海俗称“醉夏”)和农历年关这两大节日的主食,到时候家家户户都会自己动手制作这一食品。

  遥想欧洲,总是青藤垂下古老的门洞,年深日久的画轴在石头的筵席上缓缓地打开,欧洲的石头所承载的含量,几近是历史的化身,在时间的递进中一路摆设点缀着,我在这幅画轴中一点点地深进,东张西望地行走,不期然是日后的再度归来。

  对欧洲想像的兆端,也许始于念大学时对欧美文学的热读。迥异于本土的社会风情与人物塑形,迥异于吾乡男女情怀血性的宣泄与演绎,文学的审美,导向着另一种艺术化的认知,屏蔽了世俗的烟火,留下的全是唯美的极端的温热。我曾经为欧美文学所传递的情愫和生态迷狂,阅读沉溺的过程竟然覆盖了整个青春期,性灵与艺术至上的生活,使得欧洲的历史异变得像是一种纯粹的创作,悲哭歌笑的审美漫延在时日的流淌里。时至今日,我心目中的欧洲,依然像是画轴书册里的欧洲。

  由是,我一次二次地走进欧洲,依然怀着阅览与品读的心境,以这样的心境置身于欧洲,沉静与空灵的内心,每到一处的造访,几近是拈花微笑的邂逅,所有的惊喜与愉悦,遗憾与失落,全都在意领神会的意料之中,像是一面镜子,映现出臆想中的诗情画意。

  是的,也许欧洲本该如此,欧洲不是用来讨生活的,不过是为居停过往提供浪漫的背景的。

  经典中的认知,反复的阅读,隔着距离的相望,便成了我踏上欧洲土地的前奏。那是2002年的5月,端阳水的潮汛与夏日的暖风已漫过广州的节气了,湿润的感觉也随之一直在欧洲之旅中延伸。大雨滂沱中到香港乘机,又是在烟雨迷蒙中抵达欧行之旅的第一站、荷兰的阿姆斯特丹。

  水洗的天空淡墨烟痕,风有点清寒,以石头为主调的建筑有点清寒,阿姆斯特丹的街道,竟然是水网纵横,河道两旁的房舍,多是三二层高,河边多有船屋或是游艇,沿着市区的河涌坐船游览时,看着岸上临水风情的家居,光是景观,已经很有情致了。

  忽歇忽下的小雨,使街巷笼罩在闲静怡然里,一时恍如梦景。而梦景,多半有什么纠缠不清,风清雨洁中,这依然是个色欲的城市。在这里,色性是作为商品出售,亦作为产业来带动本地经济的,对于受领于对色欲有防有忌的传统教育的我们,一时不知该作何观感,一行人鱼贯而行,竟然没人吱声。据说此地的性色只是跟交易有关,却跟道德无关,肮脏或坠落与否,这也许是选择与判断的立场与视角不同,由是就有了不同的结论。农业文明式的人性与人欲与商业资本社会的人性与人欲,或许早已不能同日而语了。

  及至去到风车农场,眼前的农田水洼风车奶牛烟岚雾霭的乡村风味,农业社会的原生态,与我们潜意识的传统心理完好吻合,才让我们的愉悦与轻松复现和还原出来,于是倍觉这欧洲的乡野竟然美得烟雨迷蒙,木屐的制造,萄葡酒的生产,于是全都让人看得意趣盎然的。

  看来,审美也是跟文化的底色与心态相关的,没有铺垫或者基础,恐怕就难以引发共鸣与感应。而且,传统与老旧的东西一旦保留下来,就和艺术与审美发生关联了,比如木屐,就成了可实用可观赏把玩的工艺品,比如葡萄酒,整个制造收藏的过程,如同一部拟人化的章回小说,品尝与享受的感觉,就如同是一生的回味。以这种方式对本土传统的承传,更能成为一件赏心乐事吧,更能培养一种由衷的热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