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励志 > 文章列表

黑老大驯化情妇送给省委书记号称“地下组织部长”!官员排队巴结

发布日期:2021-11-11 10:07   来源:未知   阅读:

  在贵阳市,曾经有这样一个“奇人”,他没有一官半职,只不过是一个30多岁的个体小老板,但逢年过节,当地有不少大小官员都会拎着厚礼去拜望他;他一无文凭二无所长,居然在短短几年间暴发成为千万富翁;他被指发展黑社会性质团伙、组织妇女卖淫、赌博、贩毒……但他却一直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

  刘方仁何许人也?他曾是贵州省省委书记,权倾一方;小老板陈林是怎么与省委书记瓜葛上的?全是因为一个长相漂亮的女理发师。

  陈林有一次在朋友面前炫耀:“你们信不信?我打电话叫刘方仁来,他马上就会来。”大家根本不信,刘方仁是省委书记,与他这个小老板八杆子打不着,怎么会听你的召唤呢?“你吹牛也不打底稿。”人家笑他。

  陈林说:“那就打赌,要是刘书记来了怎么样?你们是不是买条好烟给我?”朋友说:“行,还送瓶茅台给你。”

  陈林便打了个电线多分钟,省委书记刘方仁真的就过来了,很客气地问陈林有什么事?陈林说:“也没啥事,朋友跟我打赌。”刘书记听后,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没说什么,转身上了车,一溜烟走了。陈林的朋友目瞪口呆:这是咋的啦?一个省委书记居然乖乖听从一个小老板的调遣,真是邪了门了。没办法,朋友只好去给陈林买烟酒。陈林手一挥:“算了,开个玩笑,不必当真,我又不缺烟酒!”

  奇怪吗?是的,没有错,陈林与刘方仁就像自家兄弟一样随便,他要见刘方仁能自由出入,连门卫也不敢挡他。

  一个堂堂的省委书记怎么会被一个近乎地痞的小混混牵着鼻子团团转呢?原来,刘方仁的“二奶”,贵阳市贵州饭店美发厅的郑四妹,和陈林早就有不同寻常的关系。

  贵州饭店是一家贵州省政府参股的四星级酒店。酒店美发厅是刘方仁固定的理发地点。

  这个美发厅有一男一女两名理发师。女的就是后来成为刘方仁情妇的郑四妹。没有人知道郑的真实姓名,熟悉她的贵阳人都叫她郑四妹。应该说,从十几岁的小姑娘起就学理发的郑四妹,心灵手巧,不但理发手艺高超,且阅人无数,很善于揣摩客人的心理。而且长相甜美,漂亮可人,一对黑葡萄似的眼睛,水汪汪的勾人魂魄。

  头两次,刘方仁来理发,发现郑四妹漂亮,就点她服务。郑四妹渐渐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后来每次他来就主动上前打招呼,热心为他理发。那时候,她还不知道刘方仁是省委书记。

  此时的郑四妹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更成熟更好看,俗话说得好:“女人魅力惟少妇”嘛。据一位熟知她的人说,郑四妹长得“有点像日本女人,温婉甜美,也比较有心计。”

  后来,她就知道这位每次点她理发的男人叫刘方仁,是省委书记。她的心思就活起来了。

  起初,郑四妹每次给刘方仁理完发,就试探性地帮他按摩头部,见刘很受用,便一步步深入地往下按,从肩按到背,再到屁股,前面从胸按到腹,再按腿胯。刘方仁居然没有拒绝。

  郑四妹把这个“秘密”告诉了陈林。郑四妹原本是陈林的情妇。她很早就与陈林认识,后来与人结婚后,依然与陈林保持着情人关系,生活中有什么私密事和好玩的事,她总要跟陈林说。

  陈林闻听省委书记对自己的情妇郑四妹感兴趣,非但没有吃醋,反而大喜过望,立即传授秘籍,让她施展浑身解数,紧紧抓住刘方仁,不要放走了这棵大树。

  郑四妹虽然灵活有心计,但毕竟只是个理发员,地位低下,文化不高,更没见过这么大的官,所以在接触和服务中有点放不开手脚,生怕哪句话没说好,哪个动作没做好而得罪了他。

  陈林虽然也年轻,但毕竟在黑道混子多年,见多识广,胆子大,知道一个女人应该怎么“对付”一个老男人。于是耳提面命,教她如何投怀送抱,赢得刘书记的欢心。比如,告诉她开始不要着急,要点到为止,半推半就,吊足刘书记的味口,让他欲罢不能。这叫放长线,钓大鱼。

  在陈林的驯化下,郑四妹很快就用温言婉语赢得了刘书记的好感,然后用“吊味口”的方式激起刘书记的欲望;水到渠成时,再用身体“俘获”了刘方仁。

  而陈林,有了郑四妹的牵线搭桥,谎称自己是郑四妹的亲表哥,自然也就得到了和省委书记交好的机会。

  两人相识后,陈林便很好地利用了这个资源,频频帮助刘方仁和郑四妹安排幽会场所,做到滴水不漏,功德圆满。

  陈林除了把自己的这个情妇拱手让给刘方仁外,还先后投入5万元为郑四妹更新了理发设备,添置了更加高档的附属品,如刘方仁喜欢的剃须膏、护脸霜和喷香毛巾等。

  为了通过刘方仁揽工程,每到年节,陈林以拜年拜节的方式,陆续送给刘方仁12万元人民币和1万美金。而为了利用郑四妹套住刘方仁,他先后送给郑四妹人民币有100多万。

  在陈林的重金诱惑下,郑四妹自然对陈林的要求有求必应,而刘方仁自然也对郑四妹的要求有求必应。至此,陈林通过郑四妹的“石榴裙”完全罩住了省委书记刘方仁。

  凭借与刘方仁的关系,经过他有意无意的介绍和牵引,陈林结识了贵阳银行界的很多官员,这就有了银行的巨额贷款。有了资金,陈林先后成立了贵州“通海实业”等11家公司,总称“通海集团”,自任集团老总。实际上,这些公司除了泰升娱乐公司外,都是“皮包公司”,陈林完全是一个光杆司令。

  1996年3月,百成大酒店公开招标装修工程队。陈林在一个酒店备了一桌酒菜,然后给百成大酒店的总裁打了个电话,说请他吃饭。那总裁不来,陈林说:“来吧,方仁书记、长贵省长都要来的,你不来不好。”这样一说,那总裁只好来了。

  饭桌上刘方仁跟那总裁打了声招呼,总裁就把酒店的装修工程给了陈林。可是,陈林并没有自己的装修公司,也没有营业执照,他便找到了贵阳市最有实力的一家装修公司——贵阳南华装修公司,老板叫黄筑开。

  黄筑开为了能与陈林合伙做这个工程,按陈林的要求把自己公司的营业执照以5万元的转让费转让给了陈林。但此后不久,陈林就伪造证据到检察院告了黄一状,使黄被判处了有期徒刑6年,彻底铲掉了自己发财路上的绊脚石。

  陈林就是这样无证接工程、做工程和耍无赖设陷阱消除竞争对手而迅速暴富起来。

  在贵阳凡是陈林想要做的工程,其他人就休想得到手。比如贵州电信大楼的装修工程,按该工程的规格和质量要求,至少应是拥有1亿资质的一级企业才有资格参加竞标。但是,陈林要郑四妹帮他弄到手,志在必得。

  于是,在省委刘书记“要大力扶持本省自己的企业……”的指示下,那些实力雄厚具有完全资质的外省企业全都无功而返,最终陈林拿下了这项利润惊人的大工程。

  暴富之后的陈林开始介入政坛,结交权贵。他通过和省委书记的“特殊关系”,很快成为省城贵阳举足轻重的人物,一些急于升迁的官员甚至在逢年过节时携厚礼拜望陈林。

  一个在社会上广为流传的故事是这样的:一次陈林过生日,宴请贵州各政府部门的官员。席间,贵阳市公安局的一位副局长有事,想提前离席,陈林当即大发雷霆,说他不给面子。这位副局长只好乖乖地赔礼道歉。

  下面这个故事也足以见证这个“地下组织部长”的权力。在陈林众多的情妇中有一个姓邱的女子,但此女子又不时和公安局某副局长的儿子约会,这让陈林很恼火。他便想派人去教训这名副局长的儿子。有朋友担心说:“人家父亲是公安局的头儿,算了吧。”陈林冷笑道:“哼!他那个副局长算个球,我要他下课就叫他下课。”结果,他真的找小混混修理了局长儿子一顿,打得人家鼻青脸肿。对方得知是陈林,只好自认倒霉。

  陈林还开了一家名为“金太阳”的夜总会,据说开业时场面非常大,某著名歌星到场献歌。金太阳甚至被比作贵阳的“红楼”,陈林利用这个场所结交了一些高级官员,并把他们一一拉下了水。

  在“金太阳”夜总会里为陈林效劳的,是一些正在服刑却被陈林从监狱里弄出来的劳改犯,或者曾经被劳改劳教的人员。金太阳夜总会主要是组织小姐卖淫获取暴利,其营业性包房有88间,每晚有百余名小姐在包房内“坐台”。

  此外,陈林还在“金太阳”的五楼开了个赌场,赌博规格与澳门的一些赌博公司差不多。凭与刘方仁的关系,再加上被金太阳夜总会拉下水所掌控的官员,陈林实际上拥有了左右贵州官场官员升迁的能力,被人称为“地下组织部长”。

  2004年6月29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刘方仁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同年,贵州省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领导黑社会性质罪、组织卖淫罪、贷款诈骗罪、偷税罪等七项罪名数罪并罚,一审判处陈林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同时被判刑的还有他的17名同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