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创业 > 文章列表

企业数字化不是一道选择题而是一道生存题

发布日期:2022-01-13 20:31   来源:未知   阅读:

  日前,在领教工坊2019年会上,领教工坊的企业家学员们亲身体验了一把身边存在的“变数”——数字化如何赋能企业转型。

  “企业数字化不是一道选择题,而是一道生存题。”ATA公司CEO、领教工坊-及优学院联席董事长孙振耀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四处游说民营企业家要进行信息化转型,“当时很多人听不懂、不愿意变革,现在再看,还有没有哪个企业没有信息化、没有互联网化?”

  到了今天,孙振耀的“新使命”是提醒那些想要发展壮大的民营企业家及时进行企业管理“数字化”变革。孙振耀说,过去企业做经营管理,老板获得企业经营数据,主要靠手感、靠经验和靠观察,真正的客观数据对于老板们来说“遥不可及”。这也正是企业经营管理的一个“痛点”。

  如今,计算机的使用,给了老板们一个快速获取企业管理相关客观数据的机会。比如,一家餐饮连锁店的老板,可以通过一个简单的企业管理APP实时掌握每一家餐厅的经营数据、每一名员工的营业情况,并实时给予奖励和批评。

  “计算机只看得懂数据,看不懂其他东西。这要求企业家们把经营管理中的任何一个环节都要变成数据,否则计算机根本看不懂,也没法帮忙。”孙振耀说,要把数据变成生产力,或许需要企业家对自己公司来一场“大变革”。

  “很多企业家现在40岁了,想想自己还是歇歇吧,不要这么累了。”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博导、北大民营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小英多年来专注于民营企业数字化转型案例的研究,她的专著《华为启示录:从追赶到领先》、《思科实访录:从创新到运营》等受到了业界广泛关注和好评。她总是能洞察企业家们的“小心思”——数字化既费时费力,又费钱,在当前经济整体发展趋缓的形势下,有没有必要搞数字化?

  她说,在企业家们没有像过去30年那样高速发展、高度繁忙的情况下,恰恰是他们为自己的企业“修炼内功”的最佳时机,“现在是快鱼吃慢鱼的时代,高度适应性的组织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中生存下来。但你要快,就必须要数字化。”董小英说,过去企业家把大把的时间用在关系、沟通和决策问题上,数字化可以让以上3个问题简单化、客观化、规模化,并且可复制,“不管你企业在哪里,大而不乱。否则,企业规模越大,死得越快。”

  美国的一项研究显示,当企业的上下游合作伙伴中的10%-25%已经采用线上交易、数字化管理模式,而企业尚未进行这种变革的话,“垮塌式的变革就要来了。例如当年苹果用短短几年时间超越诺基亚,市场的每一轮变化中,技术占据的因素越来越大。”

  董小英在过去一段时间对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数字化转型意愿的调研结果显示,民企数字化转型的速度要大大超过国企。在认为“数字化战略与企业核心业务战略同等重要”的人群中,民营企业家占比高达45.5%,国有企业只有14.63%的老总认同。

  “从数字化转型角度来看,民营企业走在国企前面。”董小英说,平安银行的马明哲就是一个典型的“技术控”,而马云早在2011年就领行业之先意识到“得云者得天下”,“很早以前,马云就认识到,云就是空中的房地产,IT部门和业务部门同等重要,云计算可以试错,但不可以错过。”

  数字化也是一样,董小英建议企业家们在现金流充足的情况下,尽快抓紧时间进行“数字化转型”,“数字化是老板的真正的帮手,不是对手。”根据她对华为、思科、美的都大型企业的研究,管理创新是这些企业重要竞争力。比如,美的用一年的时间,建立了九大事业部统一的主数据标准;华为则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把690万个表单全部标准化。

  巨量引擎华东营销中心策略策划总监李冰在日常工作中,就看到了“数据带来的创变”。他所在的字节跳动公司(今日头条母公司),从2013年开始在视频领域发力,后来在2016年同时上线了抖音、西瓜、火山视频,“所有上线的产品,背后都有海量数据支撑。”

  李冰说,字节跳动公司在2013-2016年这个被称作是短视频风口的时间段里,发现今日头条的用户中有很大一部分上线后停留时间很长,并且“只看视频”。当“只看视频”的用户达到一定量时,一个视频APP的主意就诞生了,“我们本身,就是一个拿数据说话的公司,数字化公司。”

  这个年轻人给企业老总们“安利”了一种新型的企业内部管理系统。“老板在系统里说一句,这个月我的商业化要达到多少亿元;商业化老大收到后,就分发,抖音、西瓜、头条等等各个版块各自完成多少;抖音收到后,开始分行业,各个行业分摊多少;行业负责人收到后,就做规划,每个项目组完成多少;项目组接到任务,开始做方案;一个小策划收到任务后,设计5个方案来完成这个任务。”李冰介绍,在这套系统里,老板的一句话,最后会变成小策划、小执行的N套方案,每个人都在完成自己的分内事,最终按时拼凑出一个总任务量。

  “作为一个小员工,我有参与感,我知道我为某个目标作出了多少贡献。”李冰介绍,字节跳动公司还有一套针对员工表现的360度环评体系,由10几个与个人相关的员工对其绩效进行匿名打分,“HR会有一个系统综合汇总分,能分析出你优劣。同时,那些手松的同事,也会被系统自动识别出来,降低他打分的参考分值。”

  与数字化相比,蓝胖子机器人CEO邓小白带来的是数字化的未来——人工智能。他的公司成立于2015年,满世界招人、满世界做生意,前10名员工中就有4个老外。近期,他更是把自己原来供职美国企业的副董事长招来做老总,给过去的老板当起了董事长。

  邓小白说,中国企业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最缺的是管理、沟通和自动化,而他所在的蓝胖子机器人公司,可以在物流领域解决“人手不够”这一重要“痛点”。10年前,我国一年的包裹量约为30亿件;但到了2018年,我国包裹已有500亿件,预计2019年包裹数量将超过600亿件,其中5公斤以下快递占比约达90%。“年轻人不去做物流、制造业工作了。”邓小白说,假设一件快递从发出到到货经过10次流转,500亿件包裹的流转量要达到5000亿次倒手,这其中的“劳动力”问题成为大问题。

  “制造业和物流行业一样,也面临工人越来越少,还有出海交流的难题。这些难题,最终都要靠智能化管理来解决。”邓小白说。